以及他是如何帮助德约重回巅峰

记者问道德约先前团队的冥想大师伊玛兹的离开是否与这有关,Gebhard体能师很快就帮助诺瓦克建立起更强壮的身体。时隔三年再次登上温布尔登之巅,德约科维奇再次品尝了赛场上的绿草。事后他开着玩笑,草的味道非常美妙,但谁都知道,这段路小德走得有多艰难。作为与德约合作十年的教练,瓦伊达的回归可谓是德约再次捧起大满贯奖杯的关键。

瓦伊达谈及了自己是如何与德约再次合作,并且透露德约是在自己的提议之下,让冥想大师伊马兹离开了团队。在决定重新回去执教之前,瓦伊达曾考虑过整整4天,我执教的第一个条件是必须亲自见到诺瓦克,第二是在未来几个月内制定具体的规则和计划。而在小德看来,他和瓦伊达不仅是师徒,更是早已成为家人,我们分手后依然保持联系。我们是一家人,彼此相爱,这一点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但瓦伊达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让伊马兹离开。是我推动了伊马兹的离开,尽管这并不是我选择执教的首要条件。如果和他合作,我会选择放弃,我们不想让身边的人再像以前那样干预了,我们也不想把网球当作一种哲学。

从言语间可以窥见,伊马兹曾干涉到了小德平时的训练和比赛。而从今年的法网之后,伊马兹的身影便再没有出现在小德的团队中。作为一位以传播爱与和平而闻名的冥想大师,伊马兹最初是为帮助改善德约科维奇生活和事业中的情感平衡。然而,在他们携手的两年中,小德却未能赢得一个大满贯。在2016年的法网后,实现了全满贯的小德在温网、奥运会、美网等一系列赛事中再无冠军入账。低迷的状态让他付出了代价,一度落后他8000多分的穆雷最终在年末抢到世界第一。心理波动外加绯闻缠身,当人们都在为诺瓦克的下跌而惊讶时,他在法网后请来的冥想大师佩佩·伊马兹便成了众矢之的。

来自西班牙的伊马兹曾经也是一位职业网球运动员,世界排名最高达到过第146位。退役后,伊马兹开办了自己的网球学校,并形成了一套爱与和平的执教理念。小德之所以十分信任这位冥想大师,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后者治好了自己弟弟的抑郁症。然而,塞尔维亚人力排众议将他请进团队的结果,却是自己不断滑向深渊。自德约科维奇沉迷于冥想后,他的团队一直颇为不满。德国《图片报》此前透露,前教练贝克尔曾直接向小德说出要么选我,要么选伊马兹这样的话。结果,留下在小德团队中的依旧是冥想大师,而与小德合作三年的贝克尔愤然离开。要知道,贝克尔可是德约崛起的关键因素,他担任教练期间德约赢得了13个大满贯中的6个。

以及他是如何帮助德约重回巅峰

因此这样的选择,也让德约遭遇了更多的非议。整个2017赛季,小德仅获得多哈公开赛一个冠军。当年5月,他又宣布与自己的教练团队解约,这其中便包括与他合作将近十年的瓦伊达,但伊马兹却没有离开。如今这位大师终于退出后,德约便再度拿到了大满贯。或许德约自己,也会后悔没有早点做出这样的选择。在2018赛季的前半段中,伤愈复出的小德依旧过得磕磕绊绊。在澳网之后,他再次经历了手肘手术,之后又急于复出而导致在比赛中总是提早出局。我有很大的雄心。但手术后的几个月里,我有些和自己过不去,因为我对自己的期望太高以至于我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打不出以前的水平。

在回顾过往的经历时,小德如此感慨。而从红土赛季开始,小德重新请回了瓦伊达,情况也随之好转。从法网8强、到女王杯亚军、再到温网登顶。在31岁的德约科维奇看来,自己曾经失落的两年,是一段充满了怀疑、失望、沮丧和愤怒的时期,但他依然感激这段经历。人通常只有在逆境中才能认清自己,它让你有机会向凤凰一样涅槃重生,蜕变为更好的自己。在喜欢德约的球迷眼里,自然也希望小德能像费德勒和纳达尔那样重返巅峰。如今在温网夺冠,团队重回正轨后,这一希望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不过,塞尔维亚天王却对此显得十分低调。我知道人们在质疑我是否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高水平。

相信我,我也一样。我真的看不到未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将到来的美网,小德还需要继续证明自己,我喜欢在硬地上打球,我去年因为伤病错过了。我今年期待着到那里尽我最大的努力,看看我能走到哪一步。诺瓦克的肌肉线条对于网球运动来说是完美的,但他的肌肉需要更为强壮,他的饮食大多以素食为主,但他也需要动物蛋白,这对他来说是必要的。这也是为什么诺瓦克开始吃更多鱼类,因为他不吃其他任何的肉类。网球并不是在心理层面上建立起的运动,这是一项人与人之间的对抗运动。如果你想要成为最优秀的运动员,那只能通过重复不断的训练、比赛和强大的内心。

当你面对网袋对面的对手时,你要做的是专注于思考将球打向哪里,而不是想着佛祖。我们在这些事情上达成了一致,我们齐心协力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这其中我们也付出了很多,多亏了这些努力, 诺瓦克的水平有了显著的提升,并且赢下了温网,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目前他的肌肉条件处于完美的状态,他也在遵守所有正确的生活习惯,并且认真训练,这 才是冠军应该具备的条件,我希望这能一直延续到美网。瓦伊达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没错,这是我的意图让他与伊玛兹的合作终止,但这并不是我继续执教他的首要条件,我最希望的是能与他坐下来面对面交谈。除此之外,我希望为接下来的几个月制定计划和规矩。

我们在巴塞罗那见面,我们告诉他如果他受到团队中其他人的影响的话,我们是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这样的情况在以前时有发生。我和雷德克斯泰潘内克也有过几次交谈,他非常希望能理解诺瓦克当时的处境,他和安德烈阿加西尝 试了很多事情,他们可能在正确的方向上,但他们合作的时机是错误的。德约非常希望他们的合作关系会有所成效,但是这段合作关系不论对他,还是对教练 斯泰潘内克、阿加西来说都不是合适的。德约现任教练瓦伊达接受斯洛伐克媒体采访,爆出迈阿密大师赛后回归德约团队内幕以及他是如何帮助德约重回巅峰,并在温布尔顿登顶。时间拉回到今年三月,德约接受完肘伤手术后仅数周的时间便在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选择复出。

首战告负的塞尔维亚人在接下来的迈阿密大师赛首轮又负于帕尔雷,此时的他饱受外界的质疑和批评,不仅如此似乎连他本人对自己和当时的团队也产生了怀疑。瓦伊达回忆道:诺瓦克在迈阿密输给帕尔雷之后给我打了通电话,他那时正在多米尼加共和国与家人度假,我那个时候正好在家里,我们两人在电话上谈了将近一个小时。当时的诺瓦克处于十分迷茫的状态,他询问我对于他那时的比赛有什么看法,他不确定是否该继续这么打下去,他 也对那时的团队阿加西、斯泰潘内克提出了质疑。接着他告诉我,他的直觉是让我重新做他的教练,他感觉到目前的团队并没有在正确的道路上运作,他在内心 一直在比较现在和过去的种种。

那个时候,我不在网球的顶尖团队中工作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一年时间里我收到很多工作邀请,但是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并没有准备好继续回来做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难执教除了诺瓦克之外的人,我能在网球这个行业收获这么多经验和成就都是因为诺瓦克。到最后是我的家人帮助我做出了决定。她们告诉我说,她们希望看到诺瓦克重回顶尖水准,是我的家人帮助我意识到了,我内心是希望答应诺瓦克的。刚刚过去的温网,31岁的德约科维奇相继击败纳达尔、安德森等名将,第4次在温布尔顿捧起奖杯,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13座大满贯。为了这一天,塞尔维亚天王等等了足足769天。小德上一次夺得大满贯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法网,正是那场比赛成就了他的全满贯伟业。

但在那之后,他经历了长达2年的低谷。2018年,伤愈复出的小德期待自己重返巅峰。为此,他重新请回了合作十年的教练瓦伊达,甚至与颇受争议的冥想大师佩佩·伊马兹分手。最大背锅人已经离开,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德,终于重回球迷的视线。他在多米尼加共和国与我通话的时候提出,阿加西的那种美国式的网球思想和我们斯拉夫人的是不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