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放松谁状态稳谁就上决赛舞台

心态放松谁状态稳谁就上决赛舞台

正是因为有了张家朗这样的选手,家长们也会放心地把孩子们送去练击剑,小孩子们也会把他们当成偶像的!路总要一步一步地走,他还年轻,如果他能在击剑这个难度这么高的项目上拿到世锦赛或者奥运会的金牌的话,那他一定会是未来香港体育届的领军人物!在全运会男子花剑个人赛的比赛现场,记者遇到了几位来自香港的媒体同行。

尽管在1/8决赛中遗憾地负于福建选手施嘉洛无缘八强,但对于首次参加全运会的香港代表团旗手张家朗来说,目前的情况反而有利于他安心准备他自己更为看重的男子花剑团体赛。从2016年亚锦赛折桂开始,张家朗已经为香港击剑创造了无数的纪录,被誉为“少年剑神”的他也已经被视为香港击剑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但想要达到黄金宝和李慧诗等香港体育领军级人物的高度,张家朗还有不少路要走。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天津科技大学泰达校区体育馆见证了上海蹦床项目创造历史。

29日,由里约奥运会铜牌得主高磊领衔的上海男子蹦床队,战胜伦敦奥运会冠军董栋领衔的山西队,拼下一枚宝贵的金牌。这也是自1999年上海蹦床队建队以来获得的首个全运会冠军。来自徐汇的高磊今年25岁,是上海队中唯一参加过奥运会的选手,压力之大可想而之。偏偏高磊又是一个很上心的队员,学会放下心理包袱,成为他此次全运会最大的收获。里约奥运会后,高磊一直在调整状态。他告诉记者以前对能否进前三看得很重,经历里约磨练后,自己的心态和技术都更成熟。

虽然决赛前夜还是睡不好,但他不会像过去整夜难以入眠。奥运会规则有了修改,高磊在规定动作的难度上有所调整,自选动作不变,在细节上更追求完美。决赛压阵的最后一跳,他的动作又高又稳,技术零失误,赢得全场掌声。高磊的母亲也在现场观战,欣慰地看着儿子比赛。高磊的父亲原本是一名技巧运动员,他自然而然将儿子送上体操训练场,后来才改练蹦床。上海蹦床队主教练方伯生介绍,高磊的条件并不是太好,蹦床对腰腹力量要求很高,高磊这方面有些不足。

高磊十岁那年,母亲希望儿子放弃艰苦的专业训练。今天,高磊用全运会金牌,为自己的锲而不舍给出最好的解释。今年7月的全国冠军赛,上海队也曾拿到冠军。方伯生表示,当时对手并非全主力阵容,冠军成色不足。这枚全运会金牌不一样,完全是队员们实打实拼出来的。此次全运会,前有山西队、后有解放军队,上海队唯有华山一条路。预赛时,单跳项目中吕沁霖没跳好,上海队预赛成绩以微弱劣势排第二,仅次于山西队。

蹦床比赛,心态是关键,心态波动可能导致全盘皆输。上海队赢得惊险,场下的方伯生也看得紧张。教练该说该做的都是在赛前,一到比赛时,就全看队员自己的了。上海蹦床好男儿们不负众望,让60岁的老帅一圆全运会冠军梦。赢下这枚最有分量的团体赛金牌后,高磊还将在30日继续冲击他的首枚全运会男单金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