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字母哥有了双博化的属性

让字母哥有了双博化的属性阿德托昆博作为尼日利亚移民在希腊的成功典范,他一方面承担着在国际赛场为国争光的责任,一方面要凭借个人的影响力,为弱势群体发声。阿德托昆博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代表希腊参加了U20欧锦赛,后来又出征2014年篮球世界杯和2016年双博奥运会预选赛。

本次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阿德托昆博因为NBA赛程与预选赛冲突未能参加。希腊在缺少了“字母哥”的情况下展示了深厚的篮球底蕴,在竞争激烈的欧洲区顺利出线。作为欧洲劲旅,希腊位列国际篮联排名榜第八位,因此成为本届篮球世界杯种子队,阿德托昆博将在世界杯加入球队,希腊如虎添翼。尼日利亚也在预选赛出线,希腊有可能与尼日利亚在世界杯碰面。阿德托昆博是尼日利亚移民的杰出代表,他在希腊出生长大,在美国成为篮球明星,在世界赛场代表希腊出战,有可能遭遇尼日利亚,这正是体育带来的融合,篮球跨越种族。2019篮球世界杯分组抽签仪式将于中国深圳的深圳湾体育中心举行。希腊将在第一阶段小组赛遭遇哪些对手,阿德托昆博在世界杯将面对怎样的挑战,3月16日将揭晓答案。

如今的阿德托昆博,已经在NBA成长为巨星级球员,连续三年入选全明星,本赛季场均砍下27分12.6篮板6助攻,带领雄鹿排名联盟第一,阿德托昆博有望拿到本赛季常规赛MVP。影响力代表着明星魅力和公众号召力,也代表着社会责任。在这方面,詹姆斯起到了榜样作用。詹姆斯不但热心公益,还积极为弱势群体发声。特雷沃恩-马丁枪击案、迈克尔-布朗枪杀案、埃里克-加纳遭锁喉致死案等社会大事件,詹姆斯都在NBA球员中率先表态,声援弱势群体反对种族歧视。“黑人在美国生活是很艰难的,”詹姆斯说,“作为非裔美国人,我们饱经岁月坎坷才逐渐被社会所接纳,而想要实现真正的平等,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尼日利亚在希腊的移民,希望阿德托昆博也能够像詹姆斯那样,为他们提供帮助,这是阿德托昆博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后,要肩负起的责任,弱势群体需要他的支持。体育,是打破种族坚冰的最佳途径之一,它的包容性可以化解争端与歧视。2019篮球世界杯将于8月31日打响,中国是东道主,阿德托昆博已经表态,只要身体健康,他就会代表希腊队来中国参赛。“我希望在NBA赛季结束的时候,能够保持健康,然后和希腊队一起,参加在中国举办的篮球世界杯。”阿德托昆博说。凭借在赛场上的杰出表现,阿德托昆博当选2018年欧洲篮球先生。

这个奖项被称为“欧洲篮球奥斯卡”,在1979年创办,获奖者由来自33个国家的球队总经理、教练、球员以及记者投票选出,阿德托昆博在本次票选中击败了东契奇和约基奇当选。阿德托昆博的影响力不局限于美国和欧洲,他已经是全球瞩目的篮球明星。在2019全明星票选中,阿德托昆博拿到了4,375,747票,在东部球员中位列第一,在全联盟仅次于詹姆斯。全明星票选是全球范围内投票,阿德托昆博超过四百万的得票数,彰显了他的国际影响力。那时候的阿德托昆博还没接触过篮球,但他的身体天赋已经展示出来。

顾客会经常盯着他的手臂看,阿德托昆博的双臂长度很夸张,总有顾客告诉他应该去试试打篮球,他的身体条件看上去非常适合这项运动。于是,在13岁的时候,阿德托昆博比较正规地参与到篮球运动中,天赋以超快的速度绽放出来。15岁就开始打希腊联赛,19岁时吸引了雄鹿、火箭、雷霆和凯尔特人等NBA球队的总经理远赴希腊考察,并最终在2013年选秀首轮第15位被雄鹿选中,他的人生翻开全新的一页。虽然在希腊出生,但阿德托昆博在18岁之前一直未能获得完整的希腊公民身份,当时的情况十分尴尬,阿德托昆博一家既不是尼日利亚公民,也并非希腊的合法居民,处境非常艰难。

“因为我们的身份是不合法的,所以总是提心吊胆,”阿德托昆博回忆道,“只要邻居对我们稍有不满,比如说家里的孩子有些吵之类的,就会有警察登门,让我们出示移民证明。那时候,我们随时可能被驱逐出境。”因为没有合法身份,阿德托昆博的父母难以找到收入比较理想的工作。为了补贴家用,少年时期的阿德托昆博要去街上贩卖太阳镜和手表等杂货,晚上还要为游客唱圣诞歌,即便如此还经常食不果腹。“我在希腊的时候,经常一整天在街上卖东西,还要给游客们唱歌,累到精疲力尽却常常吃不饱,一点保障都没有。”

阿德托昆博坦言。但是,也正是街上卖货的经历,为阿德托昆博的命运打开了一扇窗。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詹姆斯在美国,为非裔美国人发声的情况。显然,在篮球方面展现出的才华,让字母哥有了符号化的属性。成为希腊的勒布朗-詹姆斯,阿德托昆博重任在肩。发生在雅典的埃武卡事件,与远在密尔沃基打球的阿德托昆博有什么关系?因为“字母哥”也是尼日利亚移民,而且是在雅典长大的,他也曾因为移民身份饱尝艰辛。34岁的尼日利亚移民埃武卡在位于雅典中心区域的莫诺亚警察局死亡。

官方给出的死因是肺水肿,但跟踪此次事件的媒体透露,埃武卡的真正死因可能是遭到警察的暴力殴打。埃武卡的妻子表示不相信丈夫死于肺水肿,因为埃武卡之前从未出现健康方面的问题。埃武卡事件在雅典引发尼日利亚移民强烈不满,他们举行了针对警方暴力行为的抗议活动,出现在阿德托昆博球场上的涂鸦,就是抗议活动的一部分。在希腊雅典,有一处篮球场被称为字母哥的“地盘”。因为整块球场用彩绘着字母哥扣篮的英姿。多家媒体曾对这块球场进行报道,并把它选进了全球最美的10块街球场。

然而就在近日,这块球场上字母哥的肖像却被涂鸦了。涂鸦者用白色颜料在字母哥的腋下,写道:“如果他不在NBA,也许他会死在莫诺亚警察局。”在1991年,阿德托昆博的父母从尼日利亚移民到希腊,阿德托昆博1994年出生在希腊雅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