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之前马刺医疗团队提供不同

与之前马刺医疗团队提供不同难道是马刺队医偶尔出错导致误诊?事情恐怕并非偶尔那么简单。深度挖掘一下,马刺与卫理公会医院的合作相当复杂,涉及到多方利益,背后是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疗系统与马刺体育娱乐集团的联手。马刺体育娱乐集团旗下除了马刺之外,还有奥斯汀马刺发展联盟、圣安东尼奥银星WNBA以及圣城当地的几支足球队,这些球队都接受卫理公会医院的医疗服务,而马刺体育娱乐集团的体育项目总裁正是马刺的总经理布福德,马刺主教练波波维奇也在这个集团有职位。

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疗系统在运动医疗方面,与圣安东尼奥当地的运动医学协会合作,而这个运动医学协会的负责人名叫大卫-施密特,是马刺的跟队队医。马刺与卫理公会医院之间绝不仅仅是医疗外包,这里面的水深得很。误诊,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绝大多数病人不是医学专业,对于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全要靠医生,而医生的业务水平与职业道德直接决定着患者的病情能否得到准确的诊治。NBA是世界最顶级篮球联赛,无论经济实力还是医疗条件在体育界都是出类拔萃,但NBA也处于社会中,误诊这种社会问题在NBA同样并不少见。其中有的是伤势充分显露需要一段时间,开始的时候症状并不明显,需要复查才能得出准确结论,比如姚明在2010年左脚踝受伤,最初诊断是扭伤,但复诊时发现是骨折。当时国内媒体和球迷纷纷指责克兰顿医生是庸医,更有所谓的业内人士称克兰顿在美国医学界口碑极差。然而,姚明做手术还是选择了克兰顿。因为姚明很清楚自己的脚伤是怎么造成的,这与医生无关,比如2008年那次手术,克兰顿医生明确对姚明说了,如果夏天能够静养,他保证姚明的脚不会出问题,但若是姚明夏天要打比赛提前复出,那就会有巨大的隐患。

但姚明当时别无选择,他渴望也必须打奥运会,这等于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埋下定时炸弹,爆炸了就全毁了。姚明也不是全无怀疑,他在2010年受伤后,遍访名医,其中一位在业内享有盛誉的专家对姚明说有克兰顿医生给你治疗,你不必找其他医生了。正是这句话,坚定了姚明对克兰顿医生的信心,之后的手术还是由克兰顿医生主刀。另一种误诊带有一定的故意。NBA名宿巴克利一向快人快语,他打球时就敢说,退役后更是无所顾忌。在自传中,巴克利写了这样一段媒体和球迷通常会忽略,或者根本不知道NBA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当球员受伤后,球队会催促球员尽快复出,这是最令人痛恨的事情。举个例子,你受伤了,球队会公开宣布养伤4到6周,但实际上也就是一周之后,队内就会有人问你还需要多久能上场?你只要受伤,就会感受到那种压力。我有一次膝盖扭伤,队医告诉我4到6周之后就能复出,我去找了一位体育圈外的医生,他给我检查后说起码要6到8周,甚至还要更长一些。NBA的误诊轻则伤身,比如当年格兰特-希尔在活塞被误诊,脚伤迟迟未能得到妥善治疗,最终酿成重伤,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队医的误诊甚至可能危及球员生命。

2013年季后赛首轮,当时效力公牛的洛尔-邓生病了,公牛队医怀疑邓患上了脑膜炎,采用了脊椎穿刺抽液进行检查,结果为阴性。等到东部半决赛,队医宣布邓可以上场打球,但邓感到身体状态不对劲,比首轮时还要差。邓去其他医院接受检查,发现上一次穿刺出现了并发症,他的脊椎液渗漏。邓回忆起当时的病情时坦言自己的感觉近乎接近死亡,但球队的做法更令他寒心。我之前经历过许多困难,但从未像2013年那样对生命感到恐慌,邓说,我与球队之间的信任崩塌了,球队和医生之间的沟通显然有问题,并且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样治疗,整件事处理得都不对。因为公牛队医的误诊,令邓一度处于极大的危险中,并且在很长时间内饱受疾病折磨。我出现偏头痛的症状,因为晕厥无法正常用餐,10天内体重下降了14磅12.7斤,频繁地呕吐,连续两周只能靠吃果冻充饥,邓说,我朋友给队医打电话,告诉他是脊椎液渗漏,可队医却坚持认为不是那么回事。我只好联系经纪人,让他帮我换了一家医院。尽管邓后来接受了手术,但还是出现了后遗症。我竟然患上了哮喘,我以前可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邓说,我好几个月不能进行训练,整个夏天都用来治疗和恢复。

正是因为有了那么多的教训,如今的NBA球员在受伤尤其是伤情较重时,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就不会只听取队医的意见,他们会在全美范围内寻医问药,至少会看三位专家,汇总相关建议后得出最终的治疗方案。莱昂纳德就是这样做的,这原本无可指责,却被渲染成有意与球队闹翻,也许是时候还莱昂纳德一个公道了。马刺是在2017年3月与卫理公会医院正式签约的,当时球队总经理布福德对于这所医院评价甚高。我们能够与这样一个值得信赖的医疗团队达成合作感到非常激动。布福德说。也就是说,2017年3月至今,马刺球员受伤后都是先去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院检查和治疗。问题来了,这家医院究竟是什么水平?在2018年全美医疗机构排名中,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院未能进入前五十,这所医院在得州都算不上一流,得州医疗机构排行榜前十五榜上无名。在医疗机构评测中,满分5分,卫理公会医院是3分,他们就是一所中等水平的医院。当然,卫理公会医院也并非没有强项,他们在腹主动脉瘤、慢性阻塞性肺病、结肠癌以及心脏衰竭治疗方面还是很出色的,但这些与职业球员通常遇到的伤病关系有多大?在运动医学方面,卫理公会医院并不突出。

甚至更准确地说是相当一般。即便在圣安东尼奥市内,卫理公会医院也不是最好选择,浸信会医疗中心等医院的评分都要更高,但马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卫理公会医院呢?NBA球队与医院签约,付给医院酬劳,这是比较常规的合作方式,但马刺与卫理公会医院合作,不但不给钱,反而还能得到赞助金,因为卫理公会医院与马刺的联手模式是赞助,卫理公会医院要给马刺钱,还要为马刺球员提供免费诊断和治疗服务。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马刺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在比赛进行期间,马刺主场会有卫理公会医院的广告,包括阿尔德里奇在内的马刺球员,为医院拍摄了宣传片,马刺的很多社区关怀活动,就放在这所医院进行,加索尔就曾去医院探望住院的小朋友。总而言之,马刺成为了卫理公会医院的代言人,帮助医院扩大知名度,从中赚取佣金。在NBA,队医是个很宽泛的概念,绝不是球队花钱聘请几位医生那么简单。实际上,NBA球队的队医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跟队队医,二是外聘队医。跟队队医通常由通晓运动医疗的专业人士担任,当训练或者比赛中出现球员受伤的情况,跟队队医要马上采取措施进行处理。

比如姚明在火箭打球时,中国球迷非常熟悉的基斯-琼斯就是火箭跟队队医。外聘队医通常是球队与主场所在城市的某家医院签约,球员受伤会到这所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比如火箭的签约医院就是休斯顿赫尔曼纪念医院,为姚明动手术的克兰顿医生当时就是赫尔曼纪念医院的骨科专家。具体到马刺的情况,他们有三位跟队队医,这三位队医的任务就是球员出现伤情,他们要第一时间处理,比如伤口的包扎,疼痛处喷药等,而细致的检查和治疗,则需要前往球队的签约医院,那就是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院。之所以强调圣安东尼奥,因为休斯顿也有一家卫理公会医院,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是全美排名第八,得州排名第一的著名医疗机构,与圣安东尼奥卫理公会医院没有关系。马刺队医的诊断能力引起最大风波是莱昂纳德转会事件,这件事的具体起因是莱昂纳德股四头肌伤势,而实际上莱昂纳德的团队早就对马刺队医的水平有所怀疑。莱昂纳德的手腕曾经受伤,他按照队医给出的治疗方案恢复进度相当慢,经纪人提出让球队之外的医生进行检查,马刺起初不同意,但莱昂纳德方面坚决要求这样做。在接受了专家诊治后,莱昂纳德的腕伤恢复很好。

他的团队非常满意,与此同时对马刺队医的信任度降低。股四头肌受伤导致莱昂纳德与马刺彻底撕破脸,马刺队医的诊断意见是股四头肌肌腱出了问题,而莱昂纳德的团队认为伤病已经涉及到肌肉多次挫伤后的骨化和硬化,进而肌肉萎缩,影响到周围的肌腱和膝盖肌腱,与马刺队医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无论严重程度还是治疗方式都有很大差别。起初,莱昂纳德按照马刺队医给出的治疗方案进行恢复,但疼痛感并未减轻。当马刺队医判定莱昂纳德可以上场打球了,莱昂纳德的团队认为不妥,莱昂纳德复出代表马刺打了9场比赛,赛后感觉很糟糕,疼痛感非常明显,他的团队不再和马刺扯皮,直接去了纽约寻访名医,得到的建议是无限期休战。在此期间,出现了马刺内部会议风波。在那次会议上,帕克对莱昂纳德在疗伤这件事上的态度和方式感到不满,帕克曾受困股四头肌拉伤,在马刺队医的帮助下重返赛场。帕克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莱昂纳德也应如此,但莱昂纳德的经纪人表示,两人的伤势根本不一样。马刺方面则一再喊冤,总经理布福德表示球队努力给球员提供最好的医疗保障,他们在保护球员方面一向拥有好的名声。

球队不喜欢外人参与球员的伤情诊断。当莱昂纳德提出转会,媒体和球迷的第一反应是这小子忘恩负义,纯粹是为了去大城市打球争取更大的赞助合同离开马刺。对于外界的指责,莱昂纳德的姐姐米叶莎这样回应这与球鞋合同根本没有关系,你们知道他的伤究竟多重吗?请大家明白,只有我们才了解真实情况,外界的那些说法都是猜测和假设而已。真相究竟是什么?看看莱昂纳德与格林本赛季在猛龙生龙活虎的状态,再看看加索尔这次莫名其妙的误诊,能有答案了吗?被马刺送到猛龙的丹尼-格林透露,他在上赛季的时候受伤,马刺队医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腹股沟拉伤。如果只是拉伤,那就是没有大碍,格林选择了一边打球一边治疗,结果却是伤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迹象,严重影响了他的比赛状态。无奈之下,格林只好去寻求第二建议,检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竟然是腹股沟撕裂,这与马刺队医给出的拉伤显然不是一个等级的。格林在播客中讲述了腹股沟受伤的经历,他虽然没有公开指责马刺医疗团队,但言语中还是透露着不满。我没有怪罪队医的意思,只是后悔没有早点去看其他的医生。

格林说在过去一年中,马刺球员伤情诊断出问题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从老将到菜鸟无一幸免。对于加索尔的脚伤,马刺最初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脚部疼痛每日观察。老将,尤其还是大个子,脚部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问题,出现疼痛感也不奇怪,所以当马刺队医给出穿保护靴静养的治疗意见后,外界并不质疑。但是,加索尔感觉到事情不对。加索尔在NBA打了17年,经历过大大小小的伤情,轻重程度感觉是不一样的。加索尔上一次参加比赛是在北京时间11月5日,如果是一般性的脚部酸痛,休息半个月左右最起码会有改善,但加索尔并未感到有好转的迹象,这令他选择寻求第二建议,结果是应力性骨折。从11月5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5天,加索尔的脚伤详情才得以确诊。如果加索尔没有去寻求第二建议,是不是就要按照普通的脚伤继续治疗?所谓的第二建议,实际上是一种客气的说法,直白点讲就是加索尔去了其他医疗机构检查,才得知自己脚伤的实际情况。

既然如此,马刺队医做了什么?加索尔的左脚经过再次检查,被确诊为应力性骨折,这个结果与之前马刺医疗团队提供的信息完全不同。难道,这又是一次误诊?之所以用又,是因为在短短一年时间里,马刺已经出现四次误诊问题,直接导致球队核心莱昂纳德离队。马刺,这支曾经被认为是全联盟最爱惜球员的队伍,为何这一年来频繁出现医疗诊断上的失误,他们究竟怎么了?马刺新秀梅图在夏季联赛手腕受伤,马刺队医最初给出的检查结果是手腕扭伤,但在后来的复查中,发现真实情况是手腕骨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