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的成功不只是拿到总冠军

勇士的成功不只是拿到总冠军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东西。周冰晗听到奎特的介绍很是兴奋。没有人愿意在那么长时间里去锁定这件事情。在中国大家投身体育行业总是带着一种挣块钱的心态,可是殊不知体育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很慢增长的行业。再加上,体育事业本身起步很晚。大众对于体育在整体消费中所占的比例根本无法和美国相提并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郑诚告诉记者。郑诚在篮球领域里算是资深人物了。他曾经是中国国家男篮前主教练尤纳斯的翻译,后来更多的参与到了球队业务之中,辅佐过新世纪俱乐部三位主教练孙军、戈尔和李群,甚至还曾经担任过中国国家队U15的代理主教练,现在他则是一名律师,这一次,他跟随四川蓝鲸俱乐部来到美国,协助他们和勇士的交流工作。

在他眼里,中国篮球的路在慢慢的往前走,可是他也亲眼看到了篮球事业内部的问题。不过他仍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帮助到那些愿意走出去并且希望学到新东西的篮球人。尽管很多的地方无法真正的学到精髓,可是有些策略和方式仍然可以帮到现在苦苦挣扎希望有一天能够真正盈利的俱乐部。即使夺冠的球队,都要亏很多钱。这是CBA的现状。这恐怕在NBA里是绝对没有的。郑诚说金强俱乐部就是曾经的冠军球队,可是俱乐部却一直在苦苦支撑,夺冠之后战绩不好,票房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他们需要找到可以吸引球迷回到球场的方式。其实这一点上,很多NBA球队的运营方式是可以有借鉴的地方的。比如萨克拉门托国王的战绩也多年不尽如人意,以前费城76人队也是,但是他们却找到了通过紧密结合当地文化、历史和特色,让球迷们很有认同感。一位资深的NBA媒体人说。而这一点也给来取经的俱乐部很多的启示。确实,我们是一支来自西南的唯一的篮球俱乐部。不仅是四川,很多周边省份的球迷很认我们。包括老板在设计场馆的时候,也带着明显的四川特点,甚至他希望培养更多的川籍球员。我们可以做很多,就是希望有更多的粉丝了解到来到这里,你会有很强的归属感。这是一支来自四川的球队。耿洁说在这个俱乐部女总裁的眼里,此次的勇士行,让她和她的团队有太多的感受。

她告诉商务总裁埃里克-霍特他们还有更多想要学习的地方,一切都只是开始,他们想要把一切都做的更好,用一个可以触及的最高标准。未来,他们还会将在更多的地方需求合作的机会。勇士在过去十年的从无到有,就是他们希望尝试去复制的。一切都将从这个两边都会成立的新场馆开始。我们老说,我们得走出去,请进来。其实就是这么回事。耿洁说而这也正是周冰晗所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回家之后,有太多需要跟自己的父亲周士强分享和交流的地方。这座将要在成都拔地而起的新球馆,承载着金强集团老板周仕强的很多愿望。他是地道的四川人,是一位从事房地产起家的民营企业家。他开发的项目不仅仅是承载着单独的住宅功能,还希望将旅游休闲和人文景观这些附加值灌注在自己的商业项目之中,人的生活感受在他的眼里很是重要。这似乎是四川人普世的思维模式,他们总是愿意把生活的品质放在第一位。就像现在,当他准备在成都建一座球馆的时候,他们希望它不仅仅只是承载着体育赛事和娱乐活动的地方。我们就是要打造成全中国第一个这种多功能的体育场馆建筑。周冰晗说,他最为了解父亲的志愿。他告诉记者,放眼当前中国,大到鸟巢,小到地方体育公园,全部都还是以实现体育功能为主的建筑理念和设计。能和休闲餐饮一起结合的大型设施还真没有见过。

而他们想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不仅仅要把它建成一座NBA级别的场馆,也要建成一个各种丰富普通老百姓文娱体育生活的地方。古总踌躇满志地道。人们不仅仅可以来看场球,听个演唱会,他们也可以随时来吃个饭,健个身,散个步。这个将要放在居民区附近的新球馆虽然不比大通银行中心拥有湾区的美景,但是却有着更加亲近民众的地理位置,到时候会有两条地铁线路到达,周围也都是居民住宅,他们会把这个地方当作是他们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而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球馆,我们要把这个综合的建筑充分的利用起来。古林华说埃里克-霍特和聊了很多关于勇士队如何通过商业经营和包装新场馆的方式,比如包厢的冠名和场馆最上层酒吧看台的经营。古林华非常喜欢这个点子,但却又很是遗憾。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在这里做出这种开放性的酒吧观球区域,在中国这个实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迪隆笑说问得好,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正好就是未来的总教练室。科尔教练可以从这里看到整个训练馆的情况。身处好像高楼阳台一样的平台上的一行人随着特沃尔的手指处望去,窗外就是一个工工整整好似大型仓库的空间,将来会成为球队平日训练的主要场地。而训练的一切内容,都将会科尔主教练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真正让代表团深深触动的则是迪隆公布的另外一个数字。

虽然球馆的占地面积要比旧场馆甲骨文中心大了许多,可是球场内的座位数却比旧场馆要少了1956个座位。你可能会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单个座位会大很多,也会比以前舒适很多。迪隆说。为了给观众更好的观赏体验,勇士选择牺牲了座位数目,来提升了每一个座位的舒适程度。新馆的阶梯座位坡度更陡一些,这样,即使最远的座位实际观看球场的距离其实是缩短了。特沃尔补充道但是勇士尽量在内部结构上尽量靠近于甲骨文球馆,也是让球迷走进来不会有完全的陌生感。让他们觉得还是当初那个来看勇士比赛的感受,只是体验会更加好了而已。勇士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补充道。在古林华心里,这是他绝没有想到的地方。可也是此次他最为意外的收获。同样要从旧馆牵出来到新馆,怎么才能满足需求,让球迷有一个更加优化和人性化的观赛享受,古林华从旧金山的大通银行球馆里找到了四川成都这座新球馆的一些启示和答案。这可不仅仅是一座现代化的篮球场。勇士负责商务合作的市场总监埃里克-奎特骄傲的对着参观团这样说,在旧金山第16街和特里.A.弗朗西斯科大道夹角的广场上,几座巨大的建筑已经逐渐成形。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和只有把头抬到脖子后弯的极限角度仰视的那台矗立在场馆中心红色起重机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即便那个日后将会成为旧金山新地标的建筑群只是初露端倪,可是你甚至可以从现阶段的恢弘气势,对这座每天都伴着海湾余晖的未来勇士队新球馆充满期待。老板拉克布曾经说,他要把这支球馆打造成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球馆,融合一切可以容纳的高科技、娱乐和互动元素。而与此同时,在地球的另外一端,另外一座球馆也拥有着相似的野心。尽管现在他们仍然停留在图纸上的阶段,可是他们想要把一切做到有可能的最好。这座场馆,将会在四川成都建立起来,而由以房地产和酒店为主要业务的金强集团投资建设,未来也会是金强蓝鲸俱乐部的主场馆。在老板的心里,他想要在这座场馆里看到的不仅仅只是CBA的比赛,他想把国内甚至是全世界最顶尖的赛事和娱乐容纳在这里。负责项目施工建设的古林华也在这次勇士的参观团里面。他给记者兴奋的展示着一张张设计效果图,那上面是不可辩驳的现代和精致,还有强烈的西南地方色彩。可是如何追求外观的漂亮并不是古林华此行的目的。他想要的全来自于细节和内在。比如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设置主客队更衣室的位置,怎么很好的划分出球员区域、球迷区域和工作人员区域。怎么更加合理的设立球场的座位,设置多少才是合适的。以及我们怎么做到人性化服务,在哪里设立那些无障碍的坐席。

灯光、电子屏、房顶、承重、一切的一切我们都可以去学习和了解。古林华兴奋的将他所关心的一切问题一并倒出,准备在此次勇士新球馆的参观中找到答案。大通银行中心的新球馆探营被安排在西区决赛第四场的前一天,勇士队派负责施工的总工程师特沃尔-德隆和负责商务的总监埃里克-奎特已经等在了新球馆,准备将勇士队的经验亲囊相授。我们来就是要好好向勇士队学习的。在CBA,她是巾帼不让须眉,执掌一支曾经夺得总冠军的俱乐部女总裁,可是此时的耿洁低调、谦虚,带着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望。过去的一年,她前往欧洲、又来到美国,这一回到访勇士,她和团队带着很多疑问和好奇。我们和他们的差距太大,这是肯定的。她举了一个例子,在CBA球队里,负责球队事务的工作人员平均不足10人,而在NBA的一支球队里,却有200余人在为球队工作。就拿负责最重要的票务工作一项来说,当NBA球队可以用100余人来从事这份最为重要的关乎盈利多少与否的工作,可是在CBA的球队里只有1个人在做。又或者说,他们比在座的其他观众更加在意比赛以外的地方。他们从四川成都远道而来。

关键是我们没有盈利,就没有办法能够去供养那么多人。她说可即便是如此,耿洁还是相信,因为国情不同,篮球事业的发展水平不同,我们不可能完全有样学样,但是很多细节还是我们可以借鉴和参考的。耿洁说。所以来到勇士队,他们给自己列了一个表格,有什么是他们需要了解的,学习的,甚至是在未来进行合作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角度,带着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列表在此次美国之行正式开始之前,就已经送到了勇士队的办公室里。勇士队对照这个列表,将可以回答所有问题的负责人们召集在一起。这一回,他们准备好好的和来自CBA的朋友聊一聊。在金强蓝鲸俱乐部的这个列表中,问题集中在三个大方面。新球馆的建造,围绕新球馆的经营方式以及如何和球迷进行更好的互动。而最为重要的就是新球馆的建造。这是俱乐部和上属集团最为看中的部分,也是此行的最重要目的。西部决赛的第四场,坐在甲骨文中心观看勇士主场迎战火箭队比赛的将近两万名观众中,有一群人并不完全是以球迷的角度坐在里面。

正赶上NBA西区决赛,他们便来到了甲骨文球馆看一场这个整个篮球世界都最为关注的比赛。不过,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则是前往勇士队未来的家,位于湾区西侧,将在2019年正式入驻的勇士新馆大通银行中心。按照中国的传统,他们特别从四川带来了见面礼。而礼物的外包装袋上,印着一个标志,四川金强蓝鲸俱乐部。这是这支CBA球队第一次以正式的名义来到NBA的冠军球队金州勇士队进行参观和访问。金强集团的代表周冰晗,俱乐部总裁耿洁,金强集团总经理助理古林华,俱乐部总裁助理蔡振,以及前CBA教练,律师郑诚都在其中。包括勇士可以大手笔的将包厢销售给赞助商达到10到20年之久,可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绝无可能,也没有这种先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