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现身幼儿篮球表演大赛

姚明现身幼儿篮球表演大赛

追溯历史,我国的小篮球运动推广历史已经超过40年,但整体效果一直不温不火。这既有体制的弊病,也有时代的特殊原因。不过,参看国外相关的成功案例,未来我国小篮球的相关推广政策若能全面激发社会资本的参与热情,这一细分领域完全可以诞生一个数百亿甚至上千亿规模的全新产业链。近期,中国篮协专门制订了《小篮球规则(草案)》并向全社会征集意见。

6月2日,中国篮协秘书长白喜林还专门在媒体座谈会上重点针对我国小篮球的推广背景和《小篮球规则(草案)》的制订情况进行了介绍,这也直接反映出姚明领导下的新一届中国篮协对于小篮球工程的重视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事实上,在这背后,曾有高层专门对“小篮球、小篮板、小篮架工程”进行批示,认为其是全民健身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小篮球工程是篮球梦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小篮球、小篮板、小篮球工程”,简而言之,就是使用小型篮球、球场以及球筐和球架,并专门制订符合12岁以下青少年特点的篮球比赛规则来开展的青少年篮球运动。在小篮球运动中,选手们所使用的篮球是重量为580克,圆周为74厘米的小型篮球,同样的,小篮板和低篮架也都是特定的、小规格的、非常符合青少年儿童身体实际情况和运动需要的设施。这些特定的设施有助于降低青少年学习篮球入门技巧的难度,全面提其打篮球的激情和成就感。

在国外,小篮球历史堪称悠久,并且在国际篮联的指导下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备的运动规则体系。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考证,世界上有典籍可查的小篮球比赛最早诞生于1948年。当时,美国一位名为杰伊-阿尔切的教师组织了一场面向8-12岁儿童的篮球赛,并为此专门采用较轻的篮球和儿童易于投中的较低的篮球架,这随即风靡一时,被称之为“小篮球”赛(Mini Basketball Game)。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小篮球”活动主要局限于美国,而“小篮球”真正实现国际化的功臣其实是西班牙人。1960年代,西班牙国内开始掀起篮球运动热潮,西班牙篮协和不少教育工作者这一时期均曾前往美国考察,从而迷上了“小篮球”。安-洛佩斯是当时“小篮球”运动最热心的倡导者,他主导了西班牙“小篮球”设备的制造标准和比赛规则,后被选为西班牙“小篮球”委员会主席。随着“小篮球”运动在西班牙的快速发展,西班牙的篮球青训工作和青少年篮球比赛成绩也得到明显提升,由此引起欧洲各国的注意。

此后,不少欧洲国家都纷纷向西班牙索取“小篮球”的《规则》并相继开展这项运动。1970年,在国际篮联的指导下,西班牙组建并召开了第一届世界小篮球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itte for Mini-Basketball,简称C.I.M)。1972年7月,该委员会在西班牙的阿尔梅里举行了第一届国际“小篮球”比赛,从而引爆了欧洲青少年参与篮球运动的热情。1973年和1974年,该委员会又连续在秘鲁的利马和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分别举办了第二届、第三届国际“小篮球”比赛。就此,小篮球开始成为一个全球青少年都开始尝试的国际化运动项目,国际篮联也开始出台相应的统一规则并开展各种小篮球夏令营和国际比赛,小篮球推广成为国际篮联和以西班牙、阿根廷等为代表的成员国最重视的工作之一。作为篮球运动开展最早的国度之一,我国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开始尝试小篮球运动的推广,1970年,国家体委(国家体育总局的前身)还专门为此制订了小篮球规则,这被视为发展中国青少年运动的一大关键助推力。

在有关高层的关心下,国家体委和教育部经过协调,于1974年8月25日至9月5日分别在辽宁抚顺市、甘肃省兰州市、安徽省淮南市、广东省韶关市、四川省宜宾市举行全国小学篮球分区赛。这次比赛最大的亮点就是首次采用国家体委审定的小篮球规则,整个比赛期间,精致的小篮球、别致的小篮板、典雅的小篮球场地、小队员们熟稔灵活的篮球技巧和战术配合都给各级教育工作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随着1980年代中国重返奥运大家庭,国家开始把有限的资源几乎全部都注入到了奥运竞技项目尤其是有望奥运夺金项目中去,国家体委的工作范围也随之日益窄化,逐步从此前的全民体育运动主管部门窄化成为奥运竞技主管部门。在1980年代不少省市的成年篮球队尚且被裁撤的大环境下,可想而知, 面向12岁以下儿童的小篮球运动自然更不受重视,小篮球运动一度只能在北京、山东等极个别城市的一些篮球传统学校才能看见。

眼见小篮球这一颇具特色和发展前景的运动濒临灭绝,前国家体委副副主任、时任中顾委秘书长的荣高棠在心痛之余登高一呼,呼吁国家体委和国家教委要重新恢复小篮球的传统。正是在荣老的关心下,1987年7月下旬,中国篮协指派北京东城区西花厅小学主办了“苗苗杯”小学篮球邀请赛,荣高棠和时任中国篮协主席的牟作云亲自来到西花厅小学主持开球仪式。令人扼腕的是,当时能来京参加的只有来自北京、湖北、河北、河南、山东、江苏、内蒙古、天津、上海9个省市的10支球队,由此也折射出当时小篮球运动在我国的萎缩情形。在以荣老为代表的一批有识之士的坚持下,1988年的天津、1989年的上海、1990年的山东济南和1991年的河北唐山均拿出经费承办了“苗苗杯”小学女子篮球夏令营邀请赛,就此小篮球运动的火苗才得以延续。1995年,伍绍祖领导下的国家体委在出台《奥运争光计划》之余也制订了《全民健身计划》,旨在提高全民身体健康水平。而在这其中,面向儿童的“小篮板工程”也被重点提及。随着1997年11月24日篮管中心的正式成立,小篮板工程得以在1998年初正式得到扶持,当时提出的目标非常宏大。

首期工程要在3年内在全国100个城市安装1万个小篮板,到2008年,要在我国600个城市树立起8万块小篮板。鉴于篮管中心财力薄弱,1998年初只能将北京、沈阳、长春、济南四个城市列为小篮板工程的推广试点,1998年当年度也只在上述四个城市各安装50个小篮板,后续再追加投资,争取让每个城市达到200块小篮板。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具体负责该工作的是时任篮管中心青少部部长、2017年初从青少司副司长职位上重返篮管中心并担任副主任的王玄,而后来担任CBA联赛办主任、时任《篮球》杂志记者的郝国华也曾写出《“小篮板”──跨世纪的基础工程》一文并引起政法司的瞩目。遗憾的是,当时的小篮板工程在具体推广时有两大制约因素。第一,缺乏相应的资金扶持力度。彼时的小篮板工程主要是政府行为,资金几乎全部来源于体育彩票的专项基金,每年只有100多万,这无疑是杯水车薪。时任篮管中心副主任的续川就曾表示,小篮板工程的资金来源非常单一。为激励各省市从所在地的全民健身经费中拨款发展小篮球运动,篮管中心的应对举措就是以中国篮协的名义开展“篮球城市”、“篮球之乡”的评选活动,希望借助这些荣誉称号的颁发来调动各省市发展小篮球运动的积极性。

第二,当时中国体教分离的现状让小篮板工程难以在学校获得重视。众所周知,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的职能分割清晰,双方各司其职,并行不悖但也很少会在政策制定上深度配合对方,这也导致中国篮协主导的小篮板工程很难被纳入校园教育计划。在这两大制约因素中,显然,体教分离的体制之痛无疑影响更大。中国篮协推广小篮板工程的热情渐渐消散,后来篮管中心的青少部更是一度被撤销(直到2009年信兰成重回篮管中心才得以恢复),但小篮板工程在体育总局层面和更高一级的领导层面却一直备受青睐,领导们认定这是推进体教结合的一个新思路。2007年,时任体育总局政法司司长的张剑在出席中国篮球发展高峰论坛时就专门谈到了小篮板工程,并表示更高层领导非常看重这一工程,希望能有更多眼光长远的社会有志之士来加入到小篮球运动的推广中来。客观来说,过去多年,篮管中心的头号使命就是抓好国家队成绩,其次是发展CBA和WCBA联赛,小篮板工程这种投入巨大但收效周期过长的工作很难获得足够的重视。

如今,随着高层日益重视篮球改革,以姚明为首的新一届中国篮协也开始重点强化篮球的全民健身效应,而在这其中,面向校园的小篮球、小篮板、小篮架工程也获得了空前重视,近期,中国篮协更是在国际篮联《小篮板规则》(2005年版本)的基础上制订了中国自己的《小篮球规则(草案)》并广泛征集意见。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这一阶段,中国篮协必将加大小篮球运动的推广力度。小而言之,这有助于加强中国篮球青训根基、培养更多的篮球人才,大而言之,这是打破中国体教分离僵局、推进中国体教结合的一大细节举措。对于那些有长远眼光的社会资本而言,及早在小篮球运动领域展开布局无疑是明智之举。参看国外立陶宛、阿根廷、西班牙、英国等国的成功案例,这些国家的小篮球运动产业主要围绕夏令营、培训班、训练营和比赛展开,整体产业规模动辄就达到十数亿美元的规模。

而对于向来就在孩子教育方面不计成本投入的国人而言,中国的小篮球产业只要发展得当,完全可以在未来几年达到数百亿甚至千亿的规模。而就眼下来看,中国篮协作为非营利性组织,更多只能为小篮球运动推广提供行业规则的指导,自然非常欢迎各路社会资本进入该领域。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讲,小篮球运动无疑是一座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均十分巨大的金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