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亮在申花退役是不想混日子而已

徐亮在申花退役是不想混日子而已

徐亮凭借其精湛的任意球脚法而独步江湖,他被称为徐克汉姆,不过,对于这个称号,徐亮并不太接受我踢得没人好,挣得没人多,长得也没人帅,所以我不大接受这个外号。其实我喜欢大家管我叫徐亮,因为我是中国人,中国只有一个徐亮,大家记住徐亮就行了,任意球罚得好是徐亮罚出来的。

说到任意球秘笈,徐亮认为是天赋加后天刻苦训练的结果我每天练七八十脚,谁看见了,从2001年一直坚持练到2009年,后几年逐步减少了,但每天也要练三四十脚。如果没有每天训练数量的积累,你能随便就罚出质量很高的任意球么?没可能的!一定要练!徐亮也承认,一名球员要成才,更重要的是靠天赋,我五岁开始踢球,我在每一个年龄段里都有队友,我永远都是不被淘汰的那一个,我靠的是天赋,大家练的是一样的,足球还是要靠天赋,但也离不开刻苦,我比别人练得多。当年,沈阳铁西区的几条马路,都曾是小徐亮挥洒汗水的训练场。

我从五岁开始踢球,每天上、下午两练,到了八岁时上学了,就不能上、下午训练,我就早上四点半起来,在马路上练,冬天天没亮,就在路灯下练,夏天天亮了,一个人带一个球在马路上练,这种经历我不说,你们谁知道?徐亮曾有机会留洋,但是种种因素没有成行,这其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听到这个问题时,徐亮脱口而出张曙光,当时辽足俱乐部总经理。徐亮反复说,没能出国踢球,是他职业生涯里最大的遗憾,他回忆两次试训都成功了,教练也都很喜欢我,两个教练说出同样的话。没想到中国有这样的球员。

当时我的身体状态,意识技术都很好,我当时并没有选择很强的球队去试训,因为我的年龄在这个队里不可能有太多的机会,我不想去外面坐着,坐着没意义,坐废了,我选择的是次级联赛球队,像荷甲刚升级的球队,还有俄超的中游球队,其实我觉得我的选择没错,到这种联赛,最起码我试训过程的自信心和遇到的队友的能力,确实会对我有很大帮助,结果也好,教练也喜欢。没办法,辽宁队老板好忽悠,成天忽悠来忽悠去,这个没辙,他是老板,决定了一个球员的命运,你也没辙,那时的中国足协的转会规章制度也影响了球员的选择。

后来周海滨打破了这个瓶颈,有了自由身,之前中国球员哪有自由身?这就是命运吧。留洋对一个球员有很重要的意义?对此,徐亮回答当然!继海、李铁、郑智,如果他们不出去踢几年,他们回来一定不会有这样的能力。日、韩特别明显,他们本国企业出钱赞助队员去国外踢球,最终,他们给国家队的成绩带来了很大的提高。我们现在没辙,有好的球员都留着,有机会能出去也不出去,都留着自己用,没办法。没能出国踢球,是一件足以让徐亮抱憾终身的事情,他说我永远会记恨这个人,这个人耽误了我两次出国踢球。

第一次是我年少无知被骗了,第二次是说好的东西又被他推翻了,又一次被骗。两次出国踢球没有成功,不是我个人的原因,所以这是我足球生涯里最大的遗憾。徐亮心直口快,一些场合下的快人快语也曾给他招惹口非,徐亮承认这确实给我带来一些麻烦,说完话,有些人会断章取义,有些人会把你不经意的一句简单的话进行曲解,没办法,大部分中国人脑子里装的东西就是乱七八糟糕的。我喜欢姥姥姥爷那个年代,我跟着他们长大,我喜欢那年代的人,他们说什么是什么,不会胡说八道。

我每天抱个球出去,我妈给我拿一个糖饼,让我晚上在院子里玩一个晚上,也不担心被坏人抓走。我喜欢那个年代,大家干干净净、很扑实,说话很直接、很实在,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长大的,你非得让我变成一个油腔滑调的圆滑的人,我做不到,我更喜欢做我自己,我就是实实在在的人,我不喜欢搞歪门邪道的东西。我姥姥姥爷那年代的工资一个月三四十块钱,而现在中国有钱了,当人们更多地权衡利益的时候,人心就变了,我觉得我没变,还挺好,不敢说出淤泥而不染吧,但是染得不多也不错。

在给徐亮做采访之前一天,笔者从深足俱乐部总经理李小刚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段视频,视频中的徐亮深情演绎了一首《当你老了》,唱到最后,徐亮的眼里有泪花在闪烁。徐亮说,在他唱这首有些伤感的歌时,他回忆起在申花时期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连续两次受伤,多数时间在伤病中度过,那会儿带着伤腿打比赛,教练问我能跑么,我说跑起来会疼,教练问我能走么,我说能走,好,能走,你就上去踢,你走都比他们踢得强。很少人能看到我当时伤腿的惨样,我拖着伤腿踢球时的心酸,是我从未体会过的经历。

提到当年从北京国安转会到上海申花的缘由,徐亮透露因为当时朱骏要选全中国最好的后腰给德罗巴和阿内尔卡送球,有一个经纪人说,纵观全中国,传球最好的就是徐亮,你把他买回来吧,我之前在国安的数据不错,就是这样,我去了申花,我当时合同也刚好到期。因为两年间饱受腿伤的困扰,徐亮在与申花还剩下一年合同的情形之下,无奈选择了退役。徐亮回忆我当时也不想退,但是我的腿没办法,像现在这种腿打弯的程度,我当时是做不到的,一做到就疼。

按照合同,徐亮原本可以在申花继续养伤直到全愈复出,不过,他却选择了退役我这个人就是实事求是,腿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当时我和申花还有一年合同,我对申花说,我也不干臭不要脸的事,我在这里养着一年的伤,我一分钟不踢,你也得给我几百万拿着,但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已经为球队做不了这么大的贡献,我就不该拿这份钱,我就不在这里臭不要脸干这种丢人的事,我就走了。徐亮说如果养了一年的伤,没有比赛,拿着这样的年薪,如果我是老板。

我当时在申花觉得自己拿的是顶薪,在这样的状况下,大部分人肯定选择把一年合同履行完,哪怕带着伤腿,在球队里混也要混完,但我徐亮不是混日子的人,说心里话,我那一年退役,我挣的钱也不少,但是我挣的都是自己努力赚来的钱,我不要靠混日子来挣钱。你上个厕所都疼,你就别说在场上全速地奔跑、铲球啊,所以当时确实是因为腿不行了,我才选择了退役。我会问,你为球队做了什么贡献,拿着这样的年薪?徐亮说,他很怀念小时候,他怀念那个纯真质朴的年代。

2016赛季,徐亮复出,追随恩师唐尧东加盟深圳佳兆业。徐亮对双博记者表示,退役那一年,没有高强度训练对抗,处在静养的状态,我的腿养好了,那我觉得自己还行就继续踢呗,很简单的。当我能踢的时候,我的合同薪水虽然没有申花时期高,但我觉得行,我挣我应该挣的钱就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