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博的不同进攻手段差异明显

双博的不同进攻手段差异明显双方在开场后都在积极地向对手施压,由于阵型结构和人员特点存在差异,两家在前场逼抢时的策略和侧重点有所不同。同时双博在季前完成换帅并开启重建,同样在赛季中经历了很多波折,重建中的切尔西和阿森纳有着相似的发展轨迹。

前者在萨里的带领下持续地向既定体系内加塞元素,后者则在埃梅里的带领下不断试验全新的阵型和战术打法,战术打法更为稳定、三线更为平衡的一方笑到了最后。虽然在联赛中面对强队时战绩不佳,但萨里在欧联杯的赛场上会使用一些看起来不符合控球战术的要求但个人能力出众的球员,在这个控球战术进入瓶颈、中锋和中卫影响力回归的时代,切尔西击败阿森纳夺得欧联杯冠军是符合潮流趋势的。

埃梅里在上任后放弃了温格时代末期的“魔幻四重奏”,并在很多比赛中使用单箭头阵型,奥巴梅杨只能和拉卡泽特竞争一个首发位置。随着赛季的深入,埃梅里始终没能填补球队在后腰和中卫位置的漏洞,他只能将双前锋同时摆在阵型顶端,依靠强大的火力输出来掩盖中后场的短板。在拉姆塞重伤报销、厄齐尔状态低迷的情况下,奥巴梅杨和拉卡泽特组合带领阿森纳击败了夺冠热门瓦伦西亚。

但在实力更加强大且拥有完整锋线轮转模式的切尔西面前,三叉戟缺失一环的阿森纳失去了他们的优势。为了更好地利用场地的宽度,切尔西在下半场开始加强转移调度,在弱侧发现空当后的向前冲击也更加坚决,他们在易边后的第一次进攻就打破了僵局。作为一名从未赢得过主流锦标的主帅,萨里能够抢在欧联杯专家埃梅里之前完成调整并收获奇效,意大利人的临场指挥能力是值得肯定的。

在比赛的前25分钟,奈尔斯的几次前插助攻都制造了威胁,但随着切尔西左路进攻的起势,奈尔斯在中盘阶段已经无法做到攻守兼顾,枪手的大部队被压制在了后场,反击简化为锋线三叉戟之间的配合。由于厄齐尔的无球跑动不够积极,阿森纳的三叉戟之间很难形成丰富的传跑线路。拉卡泽特拉边持球后回传给中前卫,扎卡与托雷拉长传联系奥巴梅杨,这几乎是他们唯一行之有效的进攻线路。

一方面利用强硬的身体对抗来干扰拉卡泽特的背身拿球,一方面收紧中路切断直塞线路,切尔西很容易地就切断了阿森纳的反击。阿森纳3412体系的特点是在中路拥有很好的层次,而边路人数有所不足,前场三叉戟恰好可以与蓝军的后场中路球员形成对位,他们的策略是将对手的攻势向边路分流,再依托边线进行绞杀。切尔西的433阵型在无球阶段形成了一个4-2-4的站位。

科瓦契奇来到中路协助若日尼奥出球,坎特前移到锋线配合三前锋压制阿森纳的后卫线。奈尔斯和科拉希纳茨的助攻遭到了遏制,这是切尔西在中盘阶段持续建立优势的关键。阿森纳在开场后的压迫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切尔西很快就依靠富有弹性和层次的后场模块化解了对手的逼抢。若日尼奥的指挥和移动接应,两名中前场不同的走位方式,以及吉鲁和阿扎尔轮流回撤接球都是其中的亮点。

在顶住了对手的一波攻势后,切尔西开始耐心地组织阵地进攻。面对帕帕斯塔索普洛斯和科斯切尔尼的轮番上抢干扰,吉鲁上半场的脚下感觉并不算好,这影响了以中锋为轴心的进攻体系的运转效率。无法快速通过中场冲击禁区,切尔西只能耐心地在禁区外围组织进攻,这需要依靠阿扎尔的持球来带动局部配合。切尔西在上半场的进攻过分拘泥于左路,对宽度的利用不是很充分。

阿森纳在边路区域的空当并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得不到队友的近距离支援,阿森纳防守球员在个人能力方面的劣势暴露无遗。奈尔斯和科拉希纳茨的防守位置感不好,与吉鲁对位的科斯切尔尼在脚步移动和身体对抗方面劣势明显,帕帕斯塔索普洛斯在下半场已经无法随时上抢支援中场。在阿扎尔为蓝军打入锁定胜局的进球过程中,枪手的阵型架构已经完全脱节,奥巴梅杨积极回撤拿球却酿成大错。

这位在半决赛对阵瓦伦西亚时大杀四方的射手沦为了蓝军前锋群的背景板。考虑到双方的后场都存在着很多不稳定因素,影响比赛走势的关键因素就是两家在阵地战中的进攻效率。如果不能在控场阶段取得领先,阿森纳和切尔西的后场防守体系都很难承受对手的连续冲击。缺少吕迪格、洛夫图斯-奇克和奥多伊,萨里在排兵布阵时遇到了很大掣肘。中后场方面可供转圜的空间不大。

萨里只能在“中锋阵”和“无锋阵”之间寻求变化。尽管无锋阵拥有更好的整体性,但萨里还是将信任票投给了吉鲁,这等于是传递出了主动争取进攻的信号。为了遏制蓝军在中肋部的渗透式进攻,埃梅里沿用了半决赛做客瓦伦西亚时的3412阵型。这个体系的优势在于能够力保“两头”,即在防守中集合优势兵力封锁中路区域,在反击时依靠双前锋的个人能力直接冲击禁区。

厄齐尔承担着衔接攻守的任务。在上半场完成消耗与试探,易边后开启进球大战,这或许是近年来技战术水准和观赏度最高的欧联杯决赛,英超双雄联手为观众带来了极致的视觉体验。阿森纳主打“两头”的战术没能帮助他们完成抢开局,随着比赛的逐渐深入,握有球权的切尔西围绕高中锋打出了极具效率的进攻。萨里的一系列针对性部署帮助蓝军很好地抓住了对手的短板。

埃梅里的换人和变阵却没能改变比赛的进程,此番对决可视为“英超名帅锦标赛”中的一场经典战例。在逐渐向己方后场收缩的过程中,阿森纳还是在努力地将阵型的重心向前推移,试图以此来将断球打反击的地点前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