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佩西就多次被伤病所困扰

范佩西就多次被伤病所困扰范佩西是的。但说起来也很奇怪,上赛季我遇到的问题比这赛季要多得多。范佩西诚实地说,我从来没有把奖项当作我的目标。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梦想过我能获得如今获得的一切。我那时的梦想是能进入精英队一队,或者更好的话能进入费耶诺德一队踢球,这就几乎是我那时候的终极梦想了。

直到我费耶诺德青训时期完全结束之后,才开始有了更多的想法。范佩西是的,但你说的这是我在费耶诺德A1预备队的时候,也就是现在的U19。但我也曾经有过很糟糕的年头。我在B1业余队的时候,几乎有一年状态不好踢不上球。事后发现是因为我体内有Pfeiffer氏综合症的病原体,它让我经常感到疲劳。我想说的是,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很挣扎的阶段。范佩西这没错,但现在我觉得,人生很多时候,运气还是会扮演重要角色。当我的Pfeiffer氏综合症问题得到治愈后,我在B1职业队里度过了美好的一年。那时候我本来应该再次回到A1队,但当时我不想,我想转到B1职业队,因为你不能从A1直接进入费耶诺德一队。问题是那时B1有一个巴西男孩也是踢10号位的,抱歉我现在忘了他的名字了。只记得是一个巴西籍白人男孩,他非常棒,不可思议。技术上佳,身体强壮,在那个时候哪个方面都比我强。我那时候也和费耶诺德很强硬地谈条件,我说如果我不能转到B1踢球,我就要转去鹿特丹斯巴达了,或者别的什么队。费耶诺德有点勉强地同意了让我转到B1,但我一直坐在板凳上,出场顺位在哪个巴西男孩之后。他踢得真的很好。我每周在板凳上看着他踢球,并觉得自己可能作了错误的选择。

直到有一天,那个男孩忽然不得不回巴西,因为他的劳工许可证出了问题。然后我的机会到来了,我不断上场,不断进球。我觉得这是种运气。那时候,和我同年纪的不少男孩已经进入费耶诺德一队了,Leonardo, Ebi Smolarek, Said Boutahar, Glenn Loovens, Rene vanDieren, Gill Swerts …所以说那些说我一直是青年队中最优秀的一个的说法,其实并不正确。范佩西我会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的确,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一切进展很顺利。在主场对罗达JC的比赛里,当时的主教练范马尔维克给了我首秀的机会,在对维特斯的比赛中,我得到了第一次首发的机会。那时我觉得已经得到得够多了。而那个星期四,我们将在欧联杯踢苏格兰流浪者队。那场比赛赶上Jon Dahl Tomasson禁赛,Smolarek当时状态不佳,Leonardo受伤了,所以教练对我说:‘罗宾,你将会首发’。那时候我甚至还没有俱乐部的西服套装!我穿着我的训练服套装去的球场。那场比赛我们踢得很好,3-2赢了,我也很好地通过了考验,从此获得了更多机会。但现在我觉得,其中有不少运气成分。是因为有三个男孩那时都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出赛,才成就了我的机会。范佩西如果要我实话实说的话,我觉得绕场告别,告别赛这些仪式,有种刻意强求的感觉。【原话是I think it’s all a bit forced,我不知我这样翻译是否准确。】

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已经受到足够多的关注了。范佩西坦白地说,我再也没有看过那场比赛的影像。每当我偶遇关于它的碎片,我就会回避它,迅速让自己切换到别的频道。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那种机会,我们曾经如此接近,直到比赛第116分钟。我到现在也能清楚地记得每个细节,我们本来应该得到一个角球但裁判没有给,然后他们得球发起进攻,随后就是那个进球。我们本来也可能更早进球的,后来每个人都谈论阿尔杨罗本对卡利利亚斯的那个单刀机会,但其实我们还有一些绝好的机会,例如有一次角球落在马泰森的脚下…作为一个球员你赢得世界杯的机会基本只有一次。2014年在巴西我们也很接近,点球输给了阿根廷拿到第三名,但还不像南非世界杯那么接近。我注意到,此时此刻,当我和你谈论那场比赛时,我内心深处仍然是很不舒服的,有哪里感觉不对劲。范佩西享受足球本身,然后帮助年轻球员成长。我希望能分享我的经验,我认为足球世界里就应该是这样。在我自己年轻时,年长的球员也是这样对待我的。不论是博格坎普、亨利,还是皮雷,还有很多名字。我向他们学习,通过向他们提出各种问题,更通过用自己的眼睛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我在阿森纳最初的阶段,所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扫描一切。

皮雷在场上怎么作出选择?永贝里在干些什么?亨利怎么选择他的位置?我看着博格坎普不断在中前场移动,我想:天啊,多么高的水准,我也想到达这个水准。我还记得和阿森纳预备队一起踢了一场比赛。皮雷刚刚伤愈,所以参赛找状态。有一次他完全回到了左后卫位置,而我也回到了中场,我们连续四次二过一配合,完成了一次射门。那个球没有进,但那是真正的足球。那时候,我正处在作为一名球员从量变到质变的边缘。在过去,我总是忙于我自己的表现,在场上希望有个人的闪光举动之类。而通过和皮雷的这些配合我意识到,并不是只有靠个人单打独斗才能创造机会,机会也可以通过配合、通过像永贝里那样的跑动被创造出来。在阿森纳的初期我学到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我也希望能把这些东西再传递给年轻一代球员。我说过,从原则上说我永远不会主动告别荷兰国家队,即便现在我已经清晰地知道我职业生涯的终点就快要到了。但我只是认为这是个简单的道理:你永远不想和国家队说再见。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有美好的时刻也有不那么美好的时刻,所有人都已经见证了这一切。

我从来不敢梦想我能在国家队踢102场比赛,打进50个进球,和国家队、俱乐部一起去到世界各地。我觉得,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就是我的告别赛。范佩西17年是从我作为职业球员首秀算起,而如果你看更完整的画面,把在精英队和费耶诺德队青训也算上的话,我围着足球转已经30年了。不过你说得对,只有在最高水平的职业比赛里,你真正感受到足球运动的强度。我现在回望我在英格兰的那些年,真的是负荷挺重的。生活就是不断地重复这一切: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去比赛的路上,坐飞机或乘车,回来后做赛后恢复、训练、每天晚上才回家,然后就是下一场比赛。塞尔吉奥阿奎罗时不时会被腿筋困扰,如果你日复一日这样生活,这并不奇怪。你就像每天在走钢丝保持平衡。最近我看了利物浦和阿森纳的比赛,那种激烈的程度,无疑是超常的。然而几天之后,我又看了利物浦和曼城的比赛,那场比赛更高速更激烈。我现在回望时会疑惑我自己是怎么走过那些年的,那么多个年头持续这种过山车式的生活。范佩西是的,不过发胖好像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一个问题。就例如最近这次休假吧,我吃了不少东西,放飞自我地吃了,假期嘛。美味的寿司,鸡肉加好多芝士…总之我把出现在我面前的所有东西都吃掉了。我去迪拜的时候是78.8公斤,而我回来的时候是77.8公斤…哈哈哈。当然我在那里也锻炼了,不过这仍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度假的时候体脂比是百分之4.1,而现在是百分之4.8。我想我这方面可能要感谢父母吧,运气比较好,基因使然。我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当我什么都吃的时候反而体重减了1公斤。范佩西足球意义上的健康,它将消失,是的。

最近我和范尼斯特鲁伊聊过天,他身材看上去依然很健美,不过他对我说,‘我身体很健康,但不是足球意义上的健康。’我明白他的意思。范博梅尔也是,还是老样子。不过也有一些球员,退役之后就会体重增加。我想这有基因的因素,有锻炼的因素,也有一些运气成分。那时候我早上醒来的时候,立即就能感觉到脚踝不舒服,我需要伸手去揉捏它,慢慢伸展,看看是不是一切都还好。你说得对,如果下赛季我醒来的时候,感到膝盖有点疼,我不必再担忧周末我到底能不能上场了。不过,我也并不知道到那时候,这给我的会不会是一种解脱感。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欢很多运动,我计划退役之后要逐项去练习。我喜欢网式足球,真好玩。乒乓球,棒极了。我也热爱保龄球,我还喜欢在室外打高尔夫,那是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平滑的草地,远离手机打扰…我踢足球这些年,平时也一直在玩这些运动,但我随时注意有所保留。例如打乒乓球,角落上的球我就由它们去,我不会去扑救的。如果我太用力了会有受伤风险的,我得避免这个。但如果你想真正打好乒乓球的话,你必须全力以赴,每球必争,精神和身体一起去拼。我和顶级球手打过,不到半小时我就被打成渣了。我一直好奇如果我能全力以赴的话,能做得怎么样。

我希望自己今后能练习这所有的运动,不再有障碍。范佩西不会,不会不会。我担心自己恐怕都没有时间给什么‘黑洞’。当我睡醒的时候,我的两个孩子已经等着我送他们去学校了,那好,马上起床送他们去。范佩西事实就是它本来的样子。我并不需要一个童话故事式的告别。我们0-4输了,是这样,但这只是我整个国家队生涯中很小的一部分。或许我过于现实了些,但我确实觉得我不需要专门再踢一场告别赛。实际上,我从来无意寻求关注,我的性格里没有这种东西。有的人喜欢聚光灯,我觉得低调更好。当然,我在聚光灯下也经常做得不好。我现在认识到,2012年欧洲杯期间我应该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那时候我没有接受你的采访。那时候我忙于阿森纳到曼联的转会,那是个敏感的事务,我当时希望保持私密。欧锦赛之前,我需要在电视上的VI节目接受Wilfred Genee的采访。我告诉他如果他不问我关于转会问题的话,我愿意参加。我说这是我的私密事务,请尊重这一点,别问这个,他说好,没问题。你猜怎么着?他还是提出了这‘最后一个问题’,哈哈。在锦标赛开始之前还有几次媒体的采访,每次都发生同样的事情,总是有‘最后一个问题’,而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

在那时候我感觉很尴尬,所以我决定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现在我明白了我不能那么做,这是不公平的。那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而坐在家里电视机前的观众,希望听到他们的前锋说点什么。我的生活将可以有不少围绕着他们的时间表来安排。当然我也会有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