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

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

这座青训基地耗资高达1亿英镑,具备最顶级的训练设施和医疗资源。这座训练基地建有11块室外训练球场、一个室内人工草皮训练场地和一座大型医疗恢复中心。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同样也在不断改进自己的青训理念。这其中就以比利时的发展历程最为典型。

提到比利时足球的复兴,就不得不提起前比利时足协总监迈克尔-萨伯伦,2006年时他曾走访法国、德国等足球强国,学习到这些国家先进的足球经验,随后就制定了一本青训教练教材,明确要求比利时各青训队都改踢4-3-3阵型,并鼓励青少年球员们练习、使用1对1突破技术。同时,在研究了超过1500场青少年梯队比赛的录像后,萨伯伦还发掘出过于重视成绩对青少年球员成长的负面作用,于是他又推动U7(7岁以下)和U9(9岁以下)联赛不设立积分榜的改革,还规定球员进入高一级年龄组的国家队后,就不能为低年龄组的国家队出战的规定。这些改革一方面保持了青少年球员技战术的统一,另一方面也削弱了青少年球员的竞争度,让更多有潜力的球员可以获得闪光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些青训理念的转变,比利时足球才迎来了新一轮的人才井喷,阿扎尔、卢卡库、费莱尼等球员才能不断涌现出来。

其实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强盛的道路上,还有更多因素发挥着作用,但整体上,青训人才的集中、青训设施的建设、青训教练的广泛培养和青训理念的不断发展,就是其中最关键的几大因素。正是依靠这些需要通过长期努力和建设才能收获成效的举措,这些欧洲足球强国才能不断有所斩获。而我们在企盼中国足球兴盛、辉煌之时,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一些急功近利的想法,更多地着眼于建设青训这样更加基础、意义更深远的问题呢?除了建设青训基地直接培养优秀青年球员,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也在培育更多青训教练的方向上投入大量精力。英足总在启动圣乔治公园改革的同时,也开启了青年教练培训项目的实施,各级别的英格兰俱乐部的教练都可以参加这个项目。法国和比利时也有类似的青训教练培育计划。比利时耗资500万欧元在蒂比兹建设足球中心,其中一项重要的功能就是培育青训教练。

据悉,自从开设了这项青训教练培训计划,比利时初级教练报名人数的提升超过10倍。这些国家通过培育大量青训教练,覆盖了大部分地区的青少年足球人口,为青少年球员打下良好足球基础做出了卓越贡献。这些设施也让英格兰的青年才俊们接受到最好的训练和医疗条件。比利时也同样拥有类似的精英青训营,培育出默滕斯、米尼奥莱、维特赛尔这样的红星。这些精英青训营的建立,让法国、英格兰、比利时可以把最好的青训资源集中起来,对天赋出众的青少年巨星胚苗进行重点培养,充分挖掘姆巴佩、默滕斯们的潜力,提高了青训球员的成材率,也让这些新星在生涯初期就能接受相似的足球理念和足球训练,给未来他们之间形成配合和默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英格兰也凭借这些荣誉,被人们誉为继法国、比利时之后,又一个人才井喷的国家队,而同法国、比利时相似的是,英格兰各支青少年国家队的成功,也有许多移民球员的影子。当这些国家不断收获成绩之时,一些人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国足能效仿这些欧洲传统豪强,引进移民球员扩充阵容实力,也就能迅速收获不错的成绩,甚至一跃成为世界足球强国。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合理,因为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复兴的背后,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不可否认,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的崛起之路上,移民球员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喀麦隆裔的姆巴佩帮助法国U19夺得2016欧青赛冠军、几内亚裔的博格巴带领法国杀入欧洲杯决赛,比利时阵容也涌现出非洲裔的卢卡库、孔帕尼、费莱尼等绝对主力,英格兰青年队也在索兰克、布鲁斯特等别国后裔球员的带领下拿到多项冠军。不过虽然这些球员有些是其他国家的移民,有些是出生在当地的“移民二代”,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所效力的国家接受足球青训的教育和培养之后,才有机会成为实力出众的球星。由此可见,吸引巨星胚苗移民固然起到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强大的青训系统,将这些潜力股培养成才。在青训系统的建设上,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都选择从建设精英青训营开始。法国是其中最早建设国家级青训营的,法国足协旗下共有9个精英青训营,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巴黎区的克莱枫丹青训营。1982年法国足协买下了克莱枫丹的土地,1988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为这座青训营的竣工仪式剪裁,可见法国对精英青训营的重视。

这座青训营为法国培养了齐达内、亨利、阿内尔卡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法国球星,新晋金童奖得主姆巴佩也是从这座青训营开始接受足球培训,才逐步成长和成名的。除了这些举世闻名的巨星和新星,克莱枫丹还为各大法甲球队输送了大批青年俊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