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保利接着诉说这段痛苦的经历

世界杯期间,在阿根廷vs尼日利亚生死战前,球员们私下里开会架空桑保利,对此桑保利表示那是一个复杂的时刻,所有的问题都浮出水面,但一切行为都只是为了提高球队、尽快赢球。被问及后悔带上马斯切拉诺吗,传闻中小马哥是更衣室兵谏头目。

桑保利坦诚表示不,带上他是个真诚的决定,为了阿根廷队增强实力。最后,桑保利谈到了爱将梅西能执教他的感觉实在太棒了,特别是看到这位历史最佳训练还是如此投入时,但在输球后他承担了很多责任。其实输球后,莱奥和其他人一样难过,他也受到了伤害,就好像他没在团队中取胜过一样。当队内拥有世界最佳球员后,他便别无选择只能取胜。但只要是球队不可能一直取胜,那段时间里我们一起在努力,可拥有梅西让你别无退路只能赢。

被问及你认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35岁的梅西能率队成功世界冠军么时,桑保利坚定表示当然,我相信他可以做到。但他需要一个计划,所有事情要从现在开始准备,不能打断这个计划,只要不断地修正它。如果梅西无法赢得美洲杯冠军,也得坚持这个计划,而不是放弃它。这需要足够的疯狂,只要你不拿冠军就是失败者,只要你相信就可能取得胜利,但前提是你必须相信。至于为什么不重用迪巴拉和伊卡尔迪,是因为我们需要马上取得胜利没时间做试验。

而有一些球员参加过2014巴西世界杯决赛,他们是最好的选择。为了短期目标,我押宝这些老球员。我还有个100人名单,包括短重长期发展对象,但世界杯结束后,我就被炒了。此外,桑保利还表示执教阿根廷队问心无愧我相信曾在阿根廷队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对自己的复出问心无愧。我将自己的心和激情都放在国家队身上,但只因为没有达到目标就广受诟病,我认为自己应该自责,但在逆境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桑保利接着诉说这段痛苦的经历

批评是足球的一部分,批评和期望一样重要。要知道我上任时得到了95%的民众支持,不过世人皆以为我桑保利会带队拿到世界冠军。当目标没达成时,批评铺天盖地地来了,但我不埋怨任何人。赢球的紧迫感入侵球队,问题不在于球员们私下开会,而在于球员开会被公开。1986年世界杯阿根廷队内也开会,但20年后才被披露,他们当年是世界冠军。我相信参与感和使命感,足球和生活让我们走到一起、寻找解决的办法、但最好是在客厅或者是房间里。

如果这些出现在电视上或者是社交网络上,那么就会产生负面的效果。在这件事情上,最严重的后果是把我们都毁了,或者在我们之间互相产生猜忌。桑保利接着诉说这段痛苦的经历总而言之,对我和球员来说,已经不仅仅是比赛那么简单了,这其中包含着巨大的使命感。我们不得不四处考察球员,和他们聊天谈心,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因为目标只有一个。称谓世界冠军,被这种义务挟持后,还没有遇到困难时,一切都变得无法。

我们无法享受工作,因为一开始目标就定得太高了。接着,这位前阿根廷主帅解释了自己的工作今日今日教练在工作很纷繁复杂,在进入球场之前就必须解决战术和策略问题。如果要创建新的战法,那么步骤还要繁琐得多。在尝试让你的战术和策略在球场上实现以前,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总之作为一个团队,如今我们的工作更复杂了。现代足球高速发展,对教练和教练组的要求也日益提升。当被问及对世界杯感到失望吗时。

桑保利稍有保留地说我没有将自己的足球风格和对足球的感觉带到阿根廷国家队,对此我要负责。看看世界杯上发生了什么,一支靠打反击的国家队赢得了世界杯冠军,而我最喜欢的西班牙队却早早出局。世界杯冠军队利用稳固防守和犀利反击克敌制胜,而我们这些踢攻势足球的球队却早早出局,如今不要球权抓反击机会比掌握球权打攻势足球要容易的多。至今桑保利都不认为自己失败了我认为我们已为世界杯准备好了,但我们却在世界杯赛场表现得不怎么样。

我们必须始终保持平衡,保证被赢球义务绑架的阿根廷球员心里不再产生更多的焦虑。桑保利解释了自己为何从阿根廷帅位下课后一直沉默世界杯了,我花了不少时间去反思我在阿根廷队的这段经历,我需要好好分析眼前发生的事情,认清我未来的方向。被问及是否想掩盖隐藏什么时,桑保利回答不!我需要一点时间深刻反思我过往的遭遇,为此我必须让自己独处,把所有的事情捋一遍。独处期间我像个足球教练那样工作,我远离了媒体包围的生活。

但我没有停止与足球世界交流,也没有从社交生活中消失,我还是继续去电影院,去咖啡馆或酒吧。事实上,根本没有人面对面批评我,而正好相反有人还表扬我。不可否认,当年桑保利接过阿根廷队教鞭接手的本就是烂摊子,对比阿根廷国家队近年的世界杯战绩,桑保利并非最差主帅。随后,桑保利展示自己所分析的阿根廷败因在阿根廷国家队的这一年时间里,我们经历了很多风雨,要求高、责任重、任务急,我和球员们都被逼迫取胜,我们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确实,外界提到梅西的阿根廷,只能接受晋级和胜利,这让他们压力陡增。可以说每场比赛对我们来说都很痛苦,我就直说了吧:我们从来没能好好训练,也无法为比赛做好充分准备。显然,当时桑保利对阿根廷队已经失去了控制,只不过他表述得比较文艺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