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队也存在打法僵化的明显

德国队也存在打法僵化的明显

尽管有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这些曾经强盛一时的球队在阴沟里翻船的前车之鉴,曾几何时,德国队是最不惧怕密集防守的世界强队之一了。随着有着出众个人技术的中场球员不断涌现,德国队可以在中前场实现传控的配置需要。在后场维持传统的铁血精神状态下,德国队融合了传控和铁血的长处,成就了2014年的辉煌。

但从2014年到现在的四年时间里,德国队明显的变化,是曾经代表着传统气质的拉姆、施魏因施泰格等人退出国家队。德国队在战术选择和球队气质方面,走上了2002年以来的另一个极端。不屈服的战斗,不断反思,不断改进,是日耳曼精神的精髓。这种精神在德国队身上完美融合,曾经是德意志战车创造很多足坛奇迹的内在支柱。最经典的伯尔尼奇迹,联邦德国在0-2落后的情况下,连进三球逆转匈牙利夺冠。当时的匈牙利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队,伯尔尼奇迹给了整个联邦德国民众强烈的震撼,成为了战后联邦德国在百废待兴时强大的心理自信。

此后,德国队屡屡在比赛中展现出顽强的意志力,塑造了足坛上德意志战车的风骨。即便是在本世纪初那几年最困难的时期,德国队在卡恩等核心球员的钢铁意志下顽强坚守,也能和强大的巴西博弈几个回合。然而,本届世界杯德国队身上的德意志精神荡然无存,过分依赖传控和技术,忽视了精神层面的塑造,在面对小组赛的对手时,德国队显得无可奈何的局面令人非常陌生。这显然不是那支令人称道的德意志战车,失去了日耳曼不屈战斗的精神,这样的德国队称不上是德国队。他们有不少善于远射的中后场球员,弗林斯会远射、施魏因施泰格会远射。

小将拉姆更是在2006年世界杯揭幕战中远射破门,帮助德国队打进该届世界杯首个进球。此外,德国队历来盛产空霸,2002年,克洛泽头球帽子戏法石破天惊,此后,戈麦斯继承了高空统治权。而在更早之前,有着金色轰炸机美誉的克林斯曼,同样是德国队空中打击的利器。虽然当德国夺得巴西世界杯冠军时,所依赖的战术,已经不是单纯的高空打击,但克洛泽、戈麦斯的坐镇,依然维持着德国队空中打击的能力。并且,四年前的德国队,正处于多种战术体系融合的关键节点。在那时,勒夫不仅有尝试传控的人员配置,也有人才能够维持其他战术的需要。

并且,施魏因施泰格、拉姆等人的存在,使得整支德国队的氛围,还保有本世纪上一个十年的血性和意志。在2002年和巴西争夺韩日世界杯冠军时,德国队事实上已经遭遇严重的人才断层。也就是在那前不久,德国足协因为1996年以来几届大赛成绩糟糕,而坚定推行青训计划。2002年可谓是德国青训计划成功前所参加的最后一届大赛,球队的风格与出现在2006年本土世界杯上的德国队有显著的区别。以巴拉克、梅策尔德、卡恩、比埃尔霍夫等为主的老一代德国球员,与现在相比,在球队整体技战术方面明显粗糙不少。

而在更坚持细腻技术和匹配战术需求的青训成果逐渐涌现之后,德国队从2006年开始就逐渐转向了细腻的传控。也正是在那一年,勒夫接过了克林斯曼的衣钵,德国队的整体风格开始全面转变。这种结局是,小组赛首轮,面对墨西哥,坚持传控的德国队在创造进攻的表现明显不如墨西哥。虽然也是以结局推论原因,但在那场比赛中,墨西哥人整场比赛多次通过防反打击德国禁区,并不是只有进球那次进攻有威胁。面对明显不力的局面,勒夫指挥下的德国队暴露了严重的进攻推进速度低下、前场进攻节奏拖沓的问题。

与此同时,墨西哥在前场球员的个人能力帮助下,依靠反击将进攻打得有声有色。如果说首战失利的原因,是对困难估计不足。那次战瑞典,德国队再次被逼上绝境,则已经足够说明勒夫的战术面临严重的困境。在瑞典人更加明显的防反战术下,德国队在对方半场的围攻总是在小范围的传递中消耗时间,能够通过传控渗透的进攻成果寥寥无几,只能通过克罗斯等人的几次远射威胁对方的大门。最终打进绝杀,也是凭借克罗斯的个人能力任意球破门,与德国队的传控战术,其实关系不大。

赢下瑞典,德国队的出线形势尚好,就像韩国人孙兴慜自己所说“我们仅有1%的机会晋级,但我们不会放弃取胜的信念。”然而,勒夫并没有意识到前两场的跌跌撞撞不是偶然,而坚持前场小球传递,似乎从选定球队参加本届世界杯的大名单时就以确定。面对众志成城的韩国队,德国队依然很难通过传控撕开对手防线。从墨西哥,到瑞典,再到韩国,对手的牌面实力逐渐下降的情况下,德国队进攻依然毫无起色,坚持沉闷传递的德国人,似乎忘记了他们有明显的身高优势,而攻破密集防守的不二法宝,不正是边路传中、高空打击吗?

事实上,勒夫选择带上戈麦斯,正是基于这种战术的考虑,但他最终也只是将戈麦斯作为绝境时的备选方案。事实上,勒夫在本届世界杯将采取的战术,从他放弃曼城主力萨内开始,就有明显迹象。萨内作为单兵爆破能力超强的突击性前锋,适合在球队打防反的时候用个人能力冲击对方的边路。在曼城,萨内在前端接应席尔瓦、德布劳内等人的直塞传球后,高速前插对手禁区的画面屡见不鲜。但勒夫认为萨内不适合德国的战术,在传控为主的德国队内,以区域小球传递推进的阵地进攻,才是勒夫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战术。

放弃了萨内,事实上说明了勒夫将继续以小球传递推进为主的战术。这也没错,前提是德国队依然有四年前那套适合攻防转换的阵容。像那场经典的半决赛,面对巴西,德国人几乎是一次次将球传进了球门。可惜,与四年前相比,德国中后场主力框架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队长拉姆退役,核心施魏因施泰格已过巅峰期,中卫组合也已经没有四年前博阿滕和胡梅尔斯的稳定状态。勒夫坚持的传控,将德国球员按着四年前的冠军框架来找,在世界杯开战前的一系列热身赛已经屡遭碰壁。只是,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德国队是在储存状态,事后诸葛亮的回看,当时的德国已经疲态尽显。

这也是为什么,著名足球评论员董路会在看完这场球后,通过社交媒体发表评论说:“有个大个子戈麦斯,省着用,有个速度快的萨内干脆不用。非让打铁的绣花,结果‘花了’。勒夫,咎由自取其辱!”其实,在之前联合会杯,德国队在一批替补球员出征的情况下,勒夫曾经尝试过传控之外的打法,可是,最后德国队如愿夺冠的结局,成为了一柄双刃剑,德国上下因为此次夺冠,对世界杯前景显得信心十足。但与此同时,勒夫反而认为德国球员有能力继续维持强势的传控。在联合会杯结束后,勒夫又将德国队调整回传控的老路。

但作为新科卫冕冠军,来到俄罗斯的德国队遭遇小组赛出局的窘局,依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因为本届世界杯的俄罗斯,与当年的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就是德国队和四年前相比,依然显得兵强马壮,并没有哪个位置出现致命的人员空缺。2002年,万众瞩目的法国队,在小组赛首轮输给了首次参加世界杯的塞内加尔。随后两轮比赛法国队的状态始终低迷,结果小组赛三场比赛一球未进,被直接淘汰,成为史上最差卫冕冠军。不过,当时齐达内缺阵,给法国队造成难以弥补的影响。

2010年,意大利作为卫冕冠军,和巴拉圭、斯洛伐克和新西兰分在同一小组。这原本是一个看上去并不难的小组,但意大利竟然一场未胜,以小组垫底的成绩出局。2014年,西班牙作为卫冕冠军,小组赛首战被荷兰队打得丢盔弃甲。第二轮又被智利打得落花流水,最后仅得小组第三,无缘出线。当高速插上的孙兴慜将韩国队的反击变成进球时,看台上的德国球迷反倒显得很淡然。因为,大概在这三分钟之前,金英权的进球已经把德国判了死刑。

此时孙兴慜再入一球,不过是执行这个判决而已。很难想象德国队会步往届卫冕冠军的后尘,早早在小组赛就被淘汰出局。虽然卫冕冠军在小组赛就被淘汰出局的例子,在新世纪的几届世界杯屡屡发生。不过,和那些小组赛就倒下的卫冕冠军一样,德国队也存在打法僵化的明显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